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山马友》博客

看山不厌马蹄遥,笠影都从云外飘......

 
 
 

日志

 
 

北疆自驾行琐记(戴素华)  

2011-10-18 17:41:09|  分类: 戴素华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疆自驾行琐记

戴素华

2011720我们马友一行16人,乘坐四辆车开始了历时13天途经216县,行程3800多公里的北疆之行。

出发前,马友们为这次出游做好了一切必要的物质准备,多数人不仅准备了饮用水、食品、行装,还携带了帐篷、睡袋和野炊灶具等物品。 骐达车中坐有马金福(弯弯儿)、周亚强、李玲、刘桂琴(三妹);远景车中坐有李森云、闫学青、戴素华、关中田;桑塔纳车中坐有李长伟(大哈)、程玉珍、王纪凯、吴继芳;奇瑞车中坐有靳全林、牛庆华、林华、孙桂荣。乌市马友组织这么庞大的旅游队伍还是第一次。

7209时许,大家兴致勃勃满怀期待地登车启程,踏上旅途。汽车在平坦的公路上快速行驶着,当卡拉麦里有蹄类野生动物保护区渐渐消失在背后的时候,便进入了恰库尔图镇,路边餐馆用午餐。继续上车前行,过富蕴便进入了可可托海景区。先到可可苏里。可可苏里虽然是一片不大的湖泊,但却很美。湖中芦苇摇曳,野鸭嬉戏,碧水涟漪。在苍穹与远山的衬托下那么宁静美丽。可可苏里处于卡拉先格尔地震断裂带上,是古代大地震后生成的地貌。

继续上车前行,晚上7点前后汽车驶入可可托海镇,观看著名的大矿坑。可可托海镇的旅游业开发之前是以盛产多种最贵重稀有矿物闻名天下的。大矿坑就是享有“地质矿产博物馆”美誉的可可托海三号矿脉开采面。在观景台上,我们目睹了大矿坑的宏伟壮观。矿坑宽约260米,深约150米,坑底处巨大的矿车看起来小得像火柴盒。解放前苏联人就在这里开采过大量的矿石。这里出产的矿石极其稀有珍贵,据说有些矿种至今还没有在世界其他地方发现过。它们是尖端科技如航空、航天、电子、核能等行业不可缺少的高级原材料。五六十年代约有半数的苏联债务是由这个矿坑产出的矿物偿还的。不知有多少人为这个大矿坑付出了心血,付出了青春,甚至生命。我的父亲就曾经在这里工作过十三年。今天看着这个硕大的矿坑,我看到了父辈精神和信念、拼搏与追求,给我久久的震撼。

时近黄昏,入住一家小宾馆歇息。晚饭时大家拿出自带的美食一起进餐。酒是不能少的,众人举杯开怀畅饮,气氛逐渐热烈起来。李森云这个平时腼腆不爱说话的同志,酒席间讲起当年马场的往事滔滔不绝,开怀大笑,豪情最盛。12点多了,大家仍很兴奋了无睡意,可是明天还有预定的行程,虽然意犹未尽也只好散席就寝。

721,早晨,大家很早就起床。外面天阴沉沉的,淅淅沥沥的小雨时雨时停。虽说是盛夏七月,但是这里却真有些深秋的寒意。当地早起的行人都加了一件外套,而身穿短衫的我们一看就是外乡客。 简单的早餐后各就各位,驱车沿盘山公路前往可可托海主景区额尔齐斯河大峡谷。

买门票进景区大门,做景区观光车沿途观景来到神钟山。天仍下着小雨,云雾在山间缭绕。额尔齐斯河贯穿整个景区。河两岸一座座高山连绵不断,陡壁险峻,拔地万丈。壁立千仞,直冲霄汉,好像要把天刺破似的。有几处山上嶙峋巨石窥视山下,让人心中惴惴。河床中也布满着形状各异的巨石:有的像婴儿般平静地躺着,有的像乌龟鳄鱼伸头缩脑,有的像骆驼昂首远望……你尽可展开想象的翅膀来欣赏这些上天鬼斧神工的杰作。

突然一阵大雨,从高山巨石上流下来的雨水形成了一段一段的瀑布,美丽壮观。谷底奔腾向前的河水冲击着河床中的巨石,激起一道道狂澜,溅起千堆浪花。河面或宽或窄,水流或急或缓,涟漪涡旋,变化万端。峡谷的东南侧虽然是陡峭的石壁,却长满了茂盛葱郁的植被。松柏桦杨、藓石草灌,远看就像高高挂起的一幅重彩山水,美奂绝伦。

可可托海景区的神钟山坐落在峡谷之中。它高约二、三百米,由一整块巨石构成,形似古钟,巍峨挺拔,直插云霄,很是奇特。山体呈深灰色,风水蚀痕迹清晰。仔细看一侧石壁上隐约可见一个漂亮姑娘浮雕似的倩影(这里还有一段美丽凄婉的故事)。一石成一山,一山只一石,让我们由衷地感叹大自然造化之神奇。

我们大家沿峡谷冒雨徒步前行,沿途观景拍照,一直走到小钟山、象鼻山一带。本想一直走到峡谷深处的温泉,但因前方施工,担心雨后山洪等原因,被景区保安挡回,留下些许遗憾。也为我们将来再次结伴来此观赏迷人的山光水色留下了藉口。

雨渐小渐停,轻松回行的我们又认真地观赏讨论起景区的又一奇特现象——夫妻树。不知什么原因,景区里很多地方一棵松树和一棵白桦树成双成对地长在一起,高大挺拔。附近还可能散落着一两株野山杨树。到了秋天,松树依然那么青绿,而白桦树的叶子成了金黄色,野山杨变成了红色,煞是好看。人们把长在一起的松桦树称作“夫妻树”,野山杨树恰似它们的孩子。这种奇特的现象也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们留恋着雨中可可托海的美景,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这美丽的峡谷和神圣的额尔齐斯河。驱车登程,前往福海。

(待续。后面的行程更精彩)

 

 

 

  评论这张
 
阅读(44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