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山马友》博客

看山不厌马蹄遥,笠影都从云外飘......

 
 
 

日志

 
 

《北疆自驾游琐记》续Ⅳ 戴素华  

2011-10-31 15:53:17|  分类: 戴素华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疆自驾游琐记》续Ⅳ 戴素华

7月28日,目的地昭苏军马场。我们的车队沿盘山公路走了几个小时。崎岖的山路坡大弯急,紧张得我手都捏了把汗。走到山下停在路旁小息,一渠清水引了司机们的注意,拿出水桶和抹布,大家一起动手洗去了车上一路沾染的灰尘。又走了一段路,就来到了昭苏军马场。因我已联系到昭苏马场的工会主席高俊(原伊吾马场子弟),他派人带我们直接进入了昭苏赛马场旁边草原。我们的运气不错,正赶上《新疆马业协会2011西域春杯育马大赛》次日开幕。可以大饱我们看马赛赏名马的眼福。周围的环境很美,不远处就能看到悠闲吃草的马儿。我们决定在草原上露营,寻找一下当年在伊吾军马场下夜的感觉。

四辆车排成一排,九顶五颜六色的旅游帐篷围成一圈儿,也算是一种独特的景观吧。拿出野炊灶具开始做饭。这时,为赛马会接待准备工作忙碌了一天的高俊主席,才得空儿来看望我们,一起来的还有两位当中层干部的伊吾马场子弟。他们带来了很多瓜果、蔬菜和酒食。虽然早已不在同一个马场了,可马友的感情是真诚的。感谢,真诚地感谢我们的二代马友!

我们打开音响,高举酒杯,在草地上尽情地唱啊,跳啊,找到了当年牧马苍茫草原的感觉。只觉得胸中有释放不完的激情,身上有发泄不完的能量。天慢慢地黑下来,盛夏的昭苏草原之夜比乌鲁木齐的深秋还冷。冻得程玉珍和吴继芳裹着被子跳舞。真是早穿棉袄午穿纱呀。明亮的星光映衬着深蓝深蓝的天空,银河看得很清楚,我们数着认识不认识的星星:北斗、北极、牛郎、织女……天,离我们很近。虽然意犹未尽,黑暗和寒冷还是把我们逼进了帐篷。打呼噜了,说梦话……帐篷外传来马吃夜草的声音,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夜里比我们想象的更冷,有几个人都被冻醒了。

7月29日早晨,大家陆续钻出帐篷,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冻死啦!有的说舒服死啦!又没有下雨,帐篷上哪来的水珠呀,原来是浓重的露水。不管怎么说,大家又重温了一次草原之夜的感觉。这也是此行中难忘的记忆。

中国西域赛马场是昭苏马场按国际标准新修的赛马场,是全国马术比赛的重点赛场。新疆马业协会2011“西域杯”育马赛也是一场展示良种马培育成果的国际性的赛事。不仅国内各地马协组队参赛,法国、英国、比利时、俄罗斯、土库曼等很多国家的养马协会也派员参会。赛会开得很隆重,比赛要持续三天。入场式各参赛队的宝马良驹让我们大开眼界,世界优秀马品种展示更让我们啧啧称奇,马术表演的姑娘追、叼羊让我们倍感亲切。我们亲眼见到了世上难得一见名贵马种:被称为汗血马的土库曼斯坦的阿哈尔捷金马;最适合乘骑的阿拉伯马;跑得最快的英国纯血种马;会跳舞的比利时马;善走的俄罗斯快步马;……真是不虚此行!因行程安排,我们只观赏了上午的几场速度赛,午饭后休息了一会儿就给高俊打电话辞行,前往特克斯马场。特克斯马场的吴义新书记(原伊吾马场子弟、马友)已先到特克斯县城等候我们,他和夫人曹桂花在那里备下了丰盛的晚宴,给我们接风洗尘。

特克斯县城街道布局确如易经八卦图,构思独特,独具匠心。听说全城只有三个交警,没有红绿灯,却从不堵车,真是个奇迹呀!我们进城后安顿好住处,就去赴宴。吴义新夫妇盛情招待,我们酒足饭饱,尽兴而归。

7月30日,县城离马场场部约15公里。到了场部见到了苏场长,他风趣地说:“全国知青是一家,谁不接待谁傻瓜。”因去喀拉峻有四十多公里的山间土路,道路比较难走,马场领导特意为我们准备了一辆“450”一辆“全顺” 中巴。我们上车奔向喀拉峻大草原和库尔代河大峡谷。途中有幸参观了正在建设中的阔克苏水电站,领略了流着灰白色河水,水流湍急的阔克苏河。出来八九天已有些审美疲劳的我们仍然为喀拉峻大草原的美丽而激动。这里牧草茂盛,草地柔软而富有弹性;虽已过鲜花盛开的季节却仍然山花烂漫;空气新鲜得沁人心脾。库尔代河大峡谷更是天外有天山外有山,起伏跌宕的山峦,稠密的松林,幽深的峡谷,显得更雄浑深邃厚重。我们坐在一棵大松树下摄影留念,看着满目的美景,呼吸着充满青草和花香,略带牛羊味儿的空气,心里生出“以后还有机会再来吗?”的感慨。

中午,吴义新和曹桂花,还有两位办公室主任安排牧民宰了羊,招待我们在哈萨克毡房吃哈萨克族民餐。餐桌上摆满了馕、奶酪、酥油、酸奶、方糖、炒米、杏干、葡萄干、杏仁、核桃仁和甜食饼干……丰盛之极。大家先喝奶茶吃点心。奶茶是用奶皮子熬的,醇香可口。接着端上了大盘的手抓肉、那仁。按哈萨克族的习俗羊头要献给最年长最尊贵的客人,李长伟大哥代表我们接受主人的敬意,并割下一只羊耳朵给主人的孩子。主人热情地劝酒劝肉,我们也不客套,这顿饭吃得很饱。饭后又端来了西瓜甜瓜、葡萄鲜杏等水果。哈萨克族歌手为我们演唱了几首歌,真好!原生态的。再次感谢我们的二代马友!

返回场部,告别了特克斯马场的朋友们。当晚住在巩留县城。

7月31日我们一行人从巩留出发前往唐布拉。车在山间穿行,一路上走的都是地图上还没有标出的路。下午天有些阴,偶尔也落下几滴雨珠。天近傍晚来到唐布拉景区。山峦起伏,云雾缭绕,草茂山青,真是大美唐布拉!我们纷纷在“百里画廊”碑前摄影留念。晚上住进哈萨克毡房。毡房里生着火,暖融融的。吃完汤饭,大家又拿出酒食小吃,喝酒豁拳,跳舞唱歌,一直玩儿到深夜。夜半时分,下起小雨,直到次日早晨。

8月1日,清晨,毡房外的小雨还没有全停,“百里画廊”烟雨蒙蒙。山间抹着一层薄雾,像遮上了一道纱帘,朦胧又依稀可见。小雨轻雾给原本壮美的唐布拉增添了婉约柔美的神韵,就是再高明的丹青高手也难描绘出这种别样的美。

我们收拾行装,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唐布拉,经乔尔玛上独库公路返回乌鲁木齐,结束了十余天的旅行。这次旅行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人生感悟,但最使我感动的还是老战友们那种乐观向上,从容淡定、豁达乐观的生活态度。今后马友们有事常沟通,心态要平衡,小事别计较,健康最重要。我们要更团结、更坚强,快快乐乐活他一百岁!

(全文完。拉拉杂杂写到这里,请读者见谅。)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