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山马友》博客

看山不厌马蹄遥,笠影都从云外飘......

 
 
 

日志

 
 

罗 静:生命的坚韧  

2015-04-29 08:40:30|  分类: 悼念专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  静:生命的坚韧 - tianshanmayou - 《天山马友》博客

 孟宪棠摄于2012年8月


父亲的患难之友孟叔叔走了。

母亲的密友王阿姨的丈夫孟叔叔走了。

二姐的同学晓峰的爸爸孟叔叔走了。

我的同学大庆的爸爸孟叔叔走了。

弟弟的同学海东的爸爸孟叔叔走了。

我们就是这样关系盘根错节的两个家庭,我们就是这样两个有着各种缘分的家庭,孟叔叔叫孟宪棠,父亲叫罗晓棠,似乎在他们出生起名时就注定了他俩的缘分。

2015418日孟叔叔走过了87年的生命历程,走了。87岁的高寿我想这是上苍对一个年轻时才华横溢、心怀理想,而又历经百般磨难、坚忍不拔的人的最好的生命馈赠。85岁的父亲听到这个消息,沉默了,两天没怎么说话,曾经的磨难让父亲已经已经养成了不悲不喜的习惯,也许这两天他在大脑中回放他俩几十年的生命交集吧。

爸爸和孟叔叔是患难之交,也应该算生死之交吧。

他俩都是解放前经历了良好的中学教育,1949年中学毕业后,两个心怀远大志向的青年分别从天津和长沙投笔从戎去了北京,由于积极勤奋,文化基础好,部队很快先后把他们送入了军事院校。大学毕业后俩人都分配进了解放军总参谋部,孟叔叔在情报部工作,父亲在通信部工作,那时他俩虽然在一个大机关工作,但彼此不认识。那是一个全民热情洋溢的年代,而爸爸和孟叔叔两人20多岁风华正茂,更是革命热情高涨,忘我的工作,那几年是他们生命最辉煌的岁月。

1956年提出的双百方针:“对文艺工作主张百花齐放,对科学工作主张百家争鸣。”大力鼓动文化工作者和科学工作者提意见,恰逢这些人革命热情正高,恨不得为国家建设多献计献策,因此许多人在双百方针的指导鼓动下提出了批评意见,1957年开始反右运动,许多响应双百方针的知识分子被打成右派,遭到了灭顶之灾。1967年人民日报曾撰文称双百方针是引蛇出洞的阳谋

孟叔叔和爸爸也上了这个阳谋的钩,加上所谓的出身不好,以及知识分子的认真品格,被委以了右派的帽子,于是他俩相遇于北大荒流放。那几年是北大荒有史以来最人才济济的年代,中央各部、文艺界、军队的精英右派们都集中到了那里,可惜他们不是去展示他们的专业才华的,而是到那种地、喂养牲畜、伐木的!

他们被安置在穷边绝塞,完全与世界隔绝。

那里是酷寒之地,冬季平均温度在零下三十多摄氏度。山高林深,荒无人烟,惟与狼、野猪、黑熊为伍。食物供应更差,只能以高粱米、棒子面果腹。

爸爸和孟叔叔被安排去伐木,伐木是险活儿,稍有不慎,便容易发生伤亡事故:有时间一阵风吹来就会把伐木人砸死;伐下来的树还要截材,截材是在山坡上干活儿,一不小心就会被上面滚下来的大段木头压扁,叫做“擀了面条”。

冬天伐木,经常满身大汗,汗湿了内衣,停止活动的两分钟内,衣服就会结冰,此类重体力活,难以避免出汗,这样就只好穿着一件结了冰的内衣干活,加上少有的机会,于是几乎人人身上生虱子——他们是一群生虱子的知识分子。

父亲极少谈起那段时光,只记得父亲刚平反后谈起过几回,有天晚上父亲和孟叔叔一起看电影《与魔鬼打交道的人》,,电影刚开始一会男主角出现,他俩异口同声说:“这不是郭允泰吗?因为那个电影,父亲他俩聊起过那会的流放生活,他和孟叔叔说起郭允泰在电影中西装革履,而北大荒时冬天太冷,郭允泰没有棉帽子,就把两个鞋垫插在单帽两边护耳朵……大作家丁玲、艾青这些大右派也破衣烂衫干着农活……父亲他们这些小右派吃不饱饭,弄了点咸菜挂大通铺头上,实在饿得慌就舔一舔咸菜……有月亮的晚上,伐木到晚上9点,早上3点又开始上班,走着路都睡着了…….

总之,他们是在屈辱中,在酷寒、饥饿、劳顿中,在死亡线上挨过了3年时光。没有累死、饿死、冻死全凭上苍的眷顾。父亲和孟叔叔都是命大的人,许多右派在那样的严酷环境下失去了生命。我想这也是父亲极少谈起那段时光的原因。

在众人皆醉的年代个人的命运是完全无法自控的,经历了3年北大荒流放生活,彻底浇灭了父亲和孟叔叔这些年轻人的生活热情,他们学会了作茧自缚,胆小怕事,从不多言,以免受到更多的伤害。但是戴着右派帽子此后的20年每每运动,总是要把他们推到运动中央..在那个年代,知识分子都经历过的一项工作就是掏厕所……

1979年听说党中央要给右派平反,我那会还是小学生,记得父亲和孟叔叔都给总参写了申诉信,然后就是等待,等待,等待…….父亲和孟叔叔天天晚上都要见面说一下彼此是否接到总参的回信。不知道是等待太久还是他俩等待心切,最后两人决定亲自去北京申诉。记得父亲从北京回来那天我家就像过年……20多年的屈辱……

20多年的冤屈不仅是受尽了凌辱,最主要是带走了一个人最美好的年华。受冤之初他们都是风华正茂,平反之时他们已都是两鬓斑白;受冤之初他们的生命有一万种可能,平反之时他们的生命已经只能立足于现状。

值得安慰的是在孩子们成年之前,我们的父亲得以平反昭雪,国家归还了父亲应有的尊严,父亲给了孩子出身状况应有的荣耀。

父亲说苦难已经过去。是的,苦难已经过去,学会忘记和宽容会让自己和别人的生活变得美好。平反后,父亲和孟叔叔选择了不提往事,平静的生活。

退休20多年的日子里,父亲的生活极为简单,依然早起散步,早饭后和母亲上街买菜,剩余的时间就是读书,这是他一生唯一的爱好。这两年,岁数大了,话不多的父亲过年、过生日时,父亲会说:“我这一辈子其实挺幸福的,在北大荒3年我活了下来 。一生工作没有出过差错。4个孩子从小到大都听话,现在都长大了,都很孝顺,工作顺利,家庭幸福。我这辈子值了,我很幸福。”

 

 

痛悼孟宪棠老人。逝者安息,生者保重。马友祁有才敬輓。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