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山马友》博客

看山不厌马蹄遥,笠影都从云外飘......

 
 
 

日志

 
 

杨镰先生追悼会在乌鲁木齐举行 生前把新疆当成第二故乡  

2016-04-18 10:42:22|  分类: 悼念专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04-05 | 阅:1  转:0  
|  私有  |  来源
杨镰先生追悼会在乌鲁木齐举行 生前把新疆当成第二故乡 - tianshanmayou - 《天山马友》博客
杨镰先生追悼会在乌鲁木齐举行 生前把新疆当成第二故乡 - tianshanmayou - 《天山马友》博客

原标题:杨镰先生追悼会在乌鲁木齐举行 生前把新疆当成第二故乡

亚心网讯(记者 王建隆摄影报道)4月4日11时,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著名西域专家杨镰先生追悼会在乌鲁木齐市殡仪馆(燕尔窝)松鹤厅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有关领导致悼词。

在沉痛的哀乐声中,杨镰先生的亲属,以及来自北京、乌鲁木齐、昌吉、哈密等地有关单位的领导和杨镰先生生前同事、同学及朋友等200余人向杨镰先生遗体告别。

杨镰先生追悼会在乌鲁木齐举行 生前把新疆当成第二故乡 - tianshanmayou - 《天山马友》博客

据悉,3月31日下午,杨镰先生从吉木萨尔县返回伊吾县途中发生车祸,在送往医院抢救途中不幸去世,享年69岁。杨镰生前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教授,西域文化专家,足迹遍布罗布泊、楼兰古城、小河墓地……写出了《荒漠独行》《发现西部》《最后的罗布人》《寻找失落的西域文明》等作品并主持编译了《西域探险考察大系》《探险与发现》等丛书。 2000年,带领中国社科院科考队重新发现了楼兰古国王室的墓地——小河墓地,被誉为当年考古学界的重大发现。2012年,杨镰受邀担任新疆若羌县楼兰历史文化研究会第一届理事会名誉会长;2013年,杨镰被聘为新疆楼兰学会名誉会长。

“从得到这个消息到现在,我们一家人都一直在悲痛之中。我女儿在悲剧发生的前一天在万里之外梦到了她的爷爷。我没有想到在短短几天里我们一家人就阴阳两隔。我父亲20岁下乡到新疆,把青春和爱情奉献给了新疆。我父亲回到北京后,仍然热爱新疆这块热土,他把很多的精力投入到了新疆历史研究。父亲常说他把事业献给了新疆,但没想到这一次他把生命也献给了新疆。虽然我父亲离开了我们,但他的学术留了下来。大家给予我们家庭的温暖关心,我们会永远记住。”杨镰的儿子在杨镰先生追悼会上说。

杨镰先生追悼会在乌鲁木齐举行 生前把新疆当成第二故乡 - tianshanmayou - 《天山马友》博客

杨镰的弟弟杨铸:他把新疆当成第二故乡

我家有7个兄弟姐妹,其中五男二女。杨镰是我二哥,1968年作为北京首批知青下乡到新疆伊吾军马场。在伊吾军马场工作的5年时间里,经常给家里写信,内容除草原和生活之外,更多的是让家人给他寄书。我父亲杨晦当时在北京大学任教,工资并不高,家里比较清贫,但书比较多。我父亲给杨镰寄过书,我也通过邮局给他寄过几次书,我家里至今还保留着他当时的回信。

1972年,他推荐新疆大学中文系学习,毕业后分配到乌鲁木齐六道湾煤矿工作。之后,又考入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回到了北京。当时,他家和我家都没有房子,我们两家都在我父亲的一套房屋里,一起住了20多年,两家共用一个厨房、一个厕所,相处得很和睦。他在我们兄弟姐妹中属于性格外向、比较开朗、爱说话的人。我二嫂也非常好,和他一个单位,是他的好助手。他的很多资料都是我二嫂帮他整理、抄写的。

很多知青返城后,就不提以前下乡的地方,或者忘记以前下乡的地方,但他回到北京后还是不忘新疆。他很多的学术研究都是关于新疆的,他把新疆当成第二故乡,对新疆有着浓浓的感情。他作学术研究十分认真,都要到实地考察。为了不让家人为他担心,他总是把险情在回家后才说。记得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他一次进入罗布泊差一点送了生命。他说他当时把遗书都写好了,十分幸运的是最后险情化解了,他们安全走出了罗布泊。

他把全部精力和时间放在学术研究上,所有出行都是为了学术研究。他到过瑞典等国家以及国内多个省区市,其中最多的还是新疆,估计有几十次。我曾劝他,都已经快70岁了,不要太忙于学术研究了,抽时间和二嫂一起出门旅游,但他到现在带家人出游的机会一次也没有过。

杨镰先生追悼会在乌鲁木齐举行 生前把新疆当成第二故乡 - tianshanmayou - 《天山马友》博客

杨镰的同学闫文华:遇难前还在发捐书倡议

我和杨镰是少年同窗,到现在交往已经有53年。1963年,我们一起考入人大附中,分在同一个班,吃在同桌,住在同室。我是杨镰家的常客,经常到他家吃饭,并且有幸聆听他父亲杨敏老先生的教诲。

1968年,我和杨镰及其他100多名北京同学一起下乡到新疆伊吾军马场。我分到了一连,他分到十连。他和连队的老职工一起放牧,利用业余时间认真学习、寻访古迹,开始关注新疆的历史文化。期间,他写出一首《七律·咏志》,诗云:“三星斜落北斗倾,草原曙色动心旌。浩歌苍茫天地广、壮志峥嵘度一生。曾调烈马跌筋骨,又为饮水破艰冰。安逸繁华一挥去,扬鞭催骑乘长风。”这首诗是杨镰当时伊吾军马场生活和工作的写照。1972年,杨镰被推荐到新疆大学中文系学习,毕业后分配到乌鲁木齐六道湾煤矿工作,之后又考入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从此开始长达34年的研究生涯。

从1972年分别后,我和杨镰见少离多,但仍然心心相印。作为老同学、老朋友、老战友,我们见面必说新疆,必谈学问。我深知他是一个把全部身心都交给了新疆的人。在这次不幸遇难前,他还在马友(注:由当年从北京到伊吾的100多人组成的朋友圈)中发起为伊吾图书馆捐书活动。他此次去伊吾采集素材。我万万没有想到他就这样突然离开了我们,在此,我只想说:杨镰,我的好兄弟,你还有很多的事没有做完,我还有很多的话没有来得及对你说,你为何走得这么急?你倒在为新疆的历史文化事业的奔走路上,把毕生精力和一腔热血全部贡献给了新疆。我的少年同窗、青年战友、老年知己,安息吧,我的好兄弟!

杨镰先生追悼会在乌鲁木齐举行 生前把新疆当成第二故乡 - tianshanmayou - 《天山马友》博客

新疆文化出版社社长于文胜:他家里堆满了书

去年,我到杨镰老师家汇报巜丝绸之路西域文献史料辑要》编务工作。杨镰老师打开家门,我看到一个大大的客厅里,除一排陈旧的沙发和一张小茶几外,堆满了各种书籍。人只能侧身进入客厅。进入他家客厅后,我看到他家卧室的一张小床上放了很多书,其他的空间被书塞的满满当当。他家做饭在凉台上,几乎把房子里所有的空间当放书的地方了。

杨镰老师爱书如宝。他见到珍贵稀见文献史料,愿意出高价收购。杨镰老师又愿意奉献,从不提费用。 他收集到了几部新疆文献史料孤本,为了完好无损地带到新疆,他上飞机时没有托运,而是随身带上飞机,下机后一直抱在身上。在翻拍的时候,他自己拿出来,一张张翻拍。翻拍完成之后,他又小心翼翼地方在行李箱里。

目前,《丝绸之路西域文献史料辑要》第一辑“古代文献部”、“民国文献部”、“稀见档案史料部”三大重要部分共391卷已经顺利印刷完毕,计划近日举行首发仪式,以告慰杨镰老师在天之灵。《丝绸之路西域文献史料辑要》第二辑“海外文献部”、“西域研究部”、“西域文化部”三大部分的文献史料收集工作已经完成,而且由杨镰老师审阅完毕,力争按计划在2017年底前完成第二辑209卷的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