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山马友》博客

看山不厌马蹄遥,笠影都从云外飘......

 
 
 

日志

 
 

杨镰挚友、北京马友闫文华悼念杨镰  

2016-05-23 16:48:07|  分类: 悼念专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仅以此文悼念好友杨镰。并望张颐清嫂子、杨超侄儿,及杨锄、杨斧、杨铸各兄弟节哀。

    我和杨镰是少年同窗、青年战友、老年知己。我们是相交五十三年的好兄弟。1963年,我们一起考入人大附中,学在同班、吃在同桌、住在同室。我们拥有共同的文学情结,共同受教于王幹珍、胡俊泽、方志强、鲁善夫、司有仑等诸位老师,共同创办文学社、出版校刊《红叶》杂誌。不仅如此,我还是杨家常客,在他家吃饭,并且有幸聆听其父杨晦老先生的教诲。此情此景,至今难忘。

    六八年,我和杨镰及其它一百余名北京同学一起奔赴新疆哈密,在伊吾军马场安家落户,在那里共同战天斗地、为了祖国的军马事业挥洒青春。从1968年到1972年的五年里,杨镰一直奋斗在马場最艰苦的基层十连:青圪垯。他与连里的汉族维族老职工共同放牧,彼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同时他又利用业余,刻苦攻读,并且结合实际,访寻古迹,开始关注新疆的历史文化,为后来走上研究道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这期间他曾写下了一首《七律·咏志》。诗云:

“三星斜落北斗倾,草原曙色动心旌。

浩歌苍茫天地广,壮志峥嵘度一生。

曾调烈马跌筋骨,又为饮水破坚冰。

安逸繁华一挥去,扬鞭催骑乘长风。”

这首诗正是青年杨镰马場生活和心志的真实写照。

    在马场期间,他与我所在的一连路途遥远,但我们的战友情谊却更加深化。我们经常互相交流、互相帮助。记得他临去乌市上学时,到一连与我告别,两人同铺,彻夜长谈,峥嵘往事,至今历历在目。

    1972年,杨镰被推荐到新疆大学中文系学习,毕业后在六道湾煤矿工作。后来又考入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从此开始了长达三十四年的研究生涯。他以元代文学和新疆古代文化为主要研究方向兼涉新疆近现代历史文化。尤其是在新疆历史文化的研究中,他把中外文献与实地考察相结合。几十年来,他不辞劳苦,不避风险,来往于北京和新疆之间,足迹踏遍了新疆的山川荒漠;他怀着对新疆及各族民众的深情,探察古迹,走访知情人。他在几十年间,著述等身,写出了专著及论文百多篇。他还参与制作专题片,把西域文明用科普的方法介绍给全国和世界的观众。他的许多研究成果都是开创性的,填补了前人学术研究的空白。他为了新疆的历史文化建设,为了维护祖国统一,为了维护民族团结,为了新疆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做出了不可磨灭、不可取代的杰出貢献。

    我与杨镰是老年知己。自从七二年分手后.彼此见少离多,但是仍然心心相印。做为老朋友,我们见必说新疆,谈必论学问。做为老朋友,我深知他是一个把全部身心都交给了新疆,都交给了祖国文化事业的人。直到今年除夕,他仍不顾老伴一人在家,不顾年高体衰,为了事业奔走各方。直到这次不幸遇难前夕,他还在马友中发起为伊吾县图书馆捐书活动,到伊吾釆集素材,准备为伊吾四十天保卫战立传。

     可是我万万沒想到,他竟就这样突然离开了我们。杨镰:我的好兄弟,你还有多少事没有做完?我还有多少话沒来得及对你说?你为何走得这么急?这次杨镰因公殉职,倒在了为新疆历史文化事业奔走的路上。他把毕生精力和一腔热血全部貢献给了新疆。

    “张、班、林、左魂犹在,壮士长留万代名。”杨镰的英名必定与张骞、班超、林则徐、左宗棠、谢彬、杨增新等诸位先贤一样彪炳史册。杨镰的事迹将永存新疆各族人民心中。我为拥有这样一位老朋友而自豪。安息吧!杨镰,安息吧!我的少年同窗、青年战友、老年知己,安息吧!我的好兄弟。

 

201642下午411 发表于“马友沙龙微信群”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