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山马友》博客

看山不厌马蹄遥,笠影都从云外飘......

 
 
 

日志

 
 

打钐镰的回忆 张胜光  

2017-10-28 20:37:25|  分类: 张胜光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熊西北在《军马场的记忆(六)钐镰打草 中回忆:
    “没有在草原上生活过的人大都没有见过钐镰(亦称扇镰),也不知道钐镰是干什么的。我们小时候看过的俄罗斯(前苏联)的影片最多,从电影里曾经看到过苏联集体农庄的人们用一种工具打草的情景,但是当时并不知道他们拿着是什么东西。到了巴里坤草原军马场的秋收时,我才真正见到了这种奇特的工具——钐镰,世界上最大的镰刀!”   
打钐镰的回忆  张胜光 - tianshanmayou - 《天山马友》博客
      
 
打钐镰的回忆  张胜光 - tianshanmayou - 《天山马友》博客
    
         "钐镰把像铁锹把那么粗,足有2米左右长,把头前面装了一个看似白铁片一样薄薄的钢刀片,敲一敲“噌、噌、噌”地响。刀片长有1米左右,最宽处有10多厘米,然后逐渐变细,直到尖尖的钐镰头。最宽处安装在把头上,和长长的木把组成一个好大的“7”字。这是在草原上专门打草的工具,据说是俄罗斯人发明的,成为一种世界上最好用,效率最高的手工割草工具。
    “看着老职工站直了身体,手握着钐镰把,从离地面不高的燕麦杆根部起,从右到左将钐镰轻轻一挥,一片燕麦和草就一起倒下来了。老职工又继续往前边走边挥镰,好像有点扭着屁股趟着走,一边走,一边用腰胯扭动的劲带动着两臂一下一下地用钐镰挥砍着燕麦,挥砍一次就是将近两米多的宽度,人一路走过去,就倒下一大片燕麦。……割燕麦时大家一字一排站开,一扫过去就是一大片,这样割燕麦的效率极高,每人每天割十几亩一点不成问题。”
       看了他的文章,亦有同感,也来谈谈自己当年的感受。
       首先,要探讨一下当年军马场为什么每年秋收要搞人海战术,发动职工用手工打钐镰收燕麦?要知道,当年马场机械化水平已经很高,各个农业连队都有收割机,用机器收割那点燕麦,根本不费吹灰之力。我们当年也好奇地问过连长、指导员,得到的回答是:机械化收割,因为怕地里有石头,收割燕麦的麦茬会留得很高,这样无形中就损失了很多麦草,而燕麦草是军马冬天主要的饲料,能多收一点就能多养活一些军马,每棵燕麦草用手工割,至少要多收十几公分麦草,一亩地那要多收多少!所以,那时每到秋收,从场领导到普通职工,每个连队都要组织钐镰大会战。上面那张照片就是当时场里政治处的干部在大田里打钐镰的场景!
       其次,那时的人们劳动热情极高,虽然没有一分钱的奖励,但是只要一到地里,钐镰手们排成了队,一人两米宽的间距甩开镰刀干起来,就会争先恐后地往前跑,生怕落到后边。如果谁稍稍有点磨洋工现象,就会在当晚的班务会上被班长毫不留情地批评一顿,那心情,简直就像现在受个处分一样!
       记得1968年8月底,我和柳家新、卫沁生、李新生、郑海峰、杨亚林一共六个人从红卫队分到草原队,刚到连队没几天,我和柳家新两人就被派到二连支援秋收,主要任务就是用钐镰收燕麦。同去的还有七八个老职工,组成了一个小分队。我和家新像西北文章中说的那样,第一次见到了这种世界上最大的镰刀,学着老职工的样,在大田里开始学习打钐镰!
       但是很奇怪,在开始的两天里,我们俩怎么也打不过同来的老职工!他们都从条田的这边一鼓作气打到头了,我们连三分之一还没打到呢!我们很不服气,我们比他们都年轻,凭什么干不过他们?一定是技术上还不得要领!两天后,我们俩渐渐摸到了诀窍,原来是我们下刀的角度和幅度不对!从第三天起,我们就逐渐跟上了大伙的步伐,最后几天,我们两个居然成了打钐镰队伍中的“排头兵”!带队的叶班长在班务会上表扬我们说:“看看这两个小伙子,人家从一开始落在最后,到现在跑到了前头,这是吃了多大的苦,流了多少汗,真是好样的!”
       不过,打钐镰真是个力气活,肚子饿得特别快!有一天下午,估摸着四点左右(当时没有表,看太阳估计的)肚子就饿得咕咕叫了,可太阳下山才能收工呢!这时我已经能打到队伍的前排了,别人还在一个劲地往上冲,我也不能认怂啊,就只好默念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咬着牙坚持到收工。这不是文学笔法,当时真是念着语录咬着牙坚持下来的!记得收工后拿着饭盒直奔食堂而去,那天二连食堂做的是四两一个的肉包子和大米稀饭,我一口气吃了七个包子,喝了两饭盒半的大米稀饭,才感觉到基本吃饱了,那个饭盒可是当时大号的铝制长方形饭盒啊!直到今天,我还觉得这顿饭没吃过瘾呐!
       顺便说一下,当时每年秋收,都特别艰苦,人的饭量也特别大,我1972年十月到乌鲁木齐新疆八一农学院报到前的一个月,居然吃了79斤粮食(幸好马场吃饭不定量,尤其秋收更是敞开了吃),那年连里食堂的伙食还号称吃了“一牛二羊三口猪”呢,可见那时的劳动强度多大,人们干活是多么的拼命!
       现在回忆起打钐镰,想到的不是当时的苦和累,而是那种没有任何物质奖励、仅凭着革命热情和上级的鼓励就一往无前的冲天干劲!不说别的,只要你站到打钐镰的队伍里,就好像站到了传送带上一样,“长江后浪推前浪,不走拍死在沙滩上”!军马场那时最不缺的就是那股革命加拼命的精神!这才是最值得人们怀念的啊!
  评论这张
 
阅读(5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